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鹊桥仙·二 #言龙组

#Vocaloid China #七夕贺文
#现代 #OOC致歉

【北极兔的胖达 #言龙组】

8月26日,农历七月初五一早,乐正龙牙照例更衣上课去。不同往日的是,更衣时他发现左胸口有一点红点,是什么奇怪的红线,绣在皮肤里。不过他丝毫没放在心上——嗯,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乐正绫是他实妹,一点不假。

普普通通的一天,包括27日,七月初六,也是一样。只是那天早上,言和几乎像掐了点儿,他一起床就打来了电话。

与清早柔和的曙光相适,那人声音温柔如水:“早安,龙牙。”

“早,阿和,怎么了?”知晓她一定有事。她很了解乐正龙牙,没有事是不会叨扰的。

“明天就七夕了吧?我想跟你一起吃顿饭。那个,附近很火的那家音乐餐厅有活动,所以——”一个笑意的上扬的长调。

“好啊,听起来很不错。”

“嗯,太好了——明天有课吗,龙总?”声音带着笑意。明明只是在读研二,就已经那么忙碌了。

乐正龙牙闻言展笑:“正好没有,难能可贵。今天再熬一天——哈哈。阿和你要上课吗?”伸了个懒腰。声音带些反常的俏皮。

“我也放假啦,后天才开学。那么,明早我去找你,正好一起吃早餐吧?要不你肯定会糊弄的,”一如往常地平和温柔。

咳,被看穿了。乐正龙牙有时在想,她是对所有人都这样温柔热心吗?他回应:“嗯,不必了吧,太麻烦你了。阿绫正好闲着。”

“哈哈,阿绫啊,她明天和天依有约会,要玩一整天呢。”

“啊?嗯……好吧,那麻烦你了。我去你那里吧,六点半见?”

“好的,一言为定,拜拜。”

“再见。”

二人却默契得很,挂掉电话后都看着彼此的联系人备注名微微露笑。分别是是“月挣十万的熊猫”和“北极兔”。

 

8月28日,七夕节。愉快的早餐用过,乐正龙牙抢着洗了碗,之后却像身上黏了强力胶水,死死粘在言和家里了。他只默然坐在沙发里,泰然自若,而言和也只软笑,也不说什么。似是不谋而同,实是都害羞罢了。

藏着匿着注视人儿读书的侧脸,本就生得恬淡清秀,乍明尚暗的晨光倾泻在她身上,好像,她柔和的面颊本来就会发光。空气都流动得轻柔了起来,像是怕打搅了在读书的天使。

本翘着二郎腿,偷窥着小天使,过着龙总久违的清闲小日子,人却突然被一通电话拎走。“阿和,父亲要去我家取点文件,我得回去一趟,很快回来。”撂下这句话,舒展地笑笑,披上外套就出了门。言和合上手里的书,只笑他像家里被火烧了。

然而,足足过了一小时,乐正龙牙还是没个动静。别真是家里被烧了啊……?言和拨了他电话,“滴”了两声,却倏忽有古典的乐声从不远处桌上响起。

“笨蛋十万,电话都不带啊。”又忽然心生恶趣味,并未挂断电话,想听听看咱们乐正集团的总裁大人的铃声到底是什么。

“——我俯身看去/那一帘秋雨……”响起的居然是自己的歌声。唉,这个笨蛋……笑着摇了摇头,取消了呼叫。

这一首《清明上河图》大部分是言和演唱,而最精彩的副歌部分是由乐正绫演唱,虽然只有几句,但可以说是非常经典地展现了乐正绫高音的感染力。作为一个死妹控,龙总到底是因为乐正绫而使用了这个铃声,还是因为……?不过毕竟铃声没法响那么长时间,大概是很难听到副歌的吧?还有几分窃喜。

言和担心着人,顺便也打算还了手机,便动身去了他家,反正也不过一两条街的距离。

 

——当不详的预感被验证时,言和深深皱起了眉。敲门无人应答。好巧不巧,言和自己的手机在家中充电,没有带在身上,只好尝试用乐正龙牙的手机来打电话给阿绫求救。她本来丝毫没指望能打开乐正龙牙的锁屏,甚至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去借路人的手机——结果,无意识输入自己生日后,解开了。

进行了半秒钟暴风蒙逼,言和还是怀着非常担心那只蠢熊猫的心情打了电话给乐正绫。

“喂,哥,我忙着呢——”接通后,不待言和开口,乐正绫就带些情绪地如是说。

看来真是搅了人的事儿,抱歉啦,都是你哥拖了后腿——“阿绫,我是言和,抱歉啦。十万刚从我这回家去,但手机落我这了。我现在在你们家门口,可很久了还没人回应。我担心——”

对方颇为凝重:“好,知道了,我们马上回去。”

不出半钟头,南北组赶到。乐正绫打过招呼,接着就拧开了门。说实话,乐正绫打头阵进去的,还憋了口气,怕这傻子哥哥煤气中毒什么什么的。几人找了一圈,发现人倒在书房地板上。抓着心口,不省人事。乐正绫见状,猜到了一二——“我靠,我哥也出现那个红线了吗?那么他跟谁说了绣字的内容?”这么思索着。

确认没有心脏病史之后,言和居然利索地横抱起了那人,轻轻放到床上。洛天依看得瞠目结舌,乐正绫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安慰言和:“不必担心他,没什么大事的。阿和,我估计你握他手一会儿,就好了。”见言和诧异之色,凑近了低声把红线绣字之事说了一遍,而后嬉笑着拉洛天依去自己卧室了。

这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言和表情安然,自然地握住了人冰凉的大手。“龙牙——”轻轻唤他,却在任意乱猜人儿心口的绣字是谁的名姓。于是,本自若的神情,也不禁忸怩了几分。

脑海里本无垠漆黑,倏然一道光芒斩破黑暗,感到温热的力量从左手传向心间,乐正龙牙缓缓转醒。张开双目,却正好看到一只修长的手在摩挲自己的发。见了他苏醒,人便收了手,轻声问:“怎么样,还难受吗?”

他立刻感到人的手攥着他的手,手臂轻轻一颤,也徐徐扣住她温软的柔荑。十指交握,温存摩挲。“没关系的……谢谢你。”

兰秋的阳光外强中干,热烈却很和煦,毫不毒辣。从落地窗洒进来,金灿灿明晃晃的,照得人自在得很。而心上人白蓝渐变的发丝在光下生了金辉,那双冰蓝色眼睛也溢出温润的光芒。她真是天使。一时晃了眼,身子也轻飘飘起来。我这是……已经到了天堂了吗?还是在做梦?

 “也该谢谢阿绫,我打断了她们的约会,是她帮忙把门打开的。”言和一句话打破乐正龙牙心中疑惑,禁不住老脸一红,暗骂自己:强行入室美救英雄这种想法也太蠢了。

心思全在想入非非上面,说话便支吾起来:“啊……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言和噙着柔和,且摩挲着人的青筋盘缠的手背,且徐徐把绣字一事讲给人听。乐正龙牙听罢,心底已经翻江倒海澎湃激昂,觉得甚至有些头昏脑涨,像是溺了爱河什么的一样,哇,真是羞人。末了,言和问:“我可以看看你的心口吗?”

乐正龙牙一脸红——实际浑身早就都熟透了,亏得肤色较深不甚明显。未犹豫过久:“这……好吧。”于是解开几颗衬衫的扣子,将衣领向左拉了一拉,露出精炼的肌肉,以及两个红色绣字——“言和”。心脏一下一下重击着自己,又似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言和见到自己的名字,舒展开一个柔软的笑容:“太好了。”而后也解开自己衬衫上的扣子,露出“乐正龙牙”四个字给人儿看,呼吸急促不少,笑得璀璨:“非常谢谢你,龙牙——”

各自整理衣服。乐正龙牙抬头,也含着温柔的笑:“我也是,阿和。”

二人凝笑相视,目光都柔腻得可化金石。空气似乎一下子升温又稀薄了,脸儿都涨红了几分。表白?完全多余。

而乐正绫在自己卧室,跟自家老婆信誓旦旦:“我跟你讲天依,我保证这一会儿功夫阿和就能和我哥坦诚♂相见——不,坦诚交流了!虽然咱俩半路跑回来,没能好好玩,但是这次可算是办了个大好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洛天依也不得不饶过她跟言和咬耳朵这种事。

 

见乐正龙牙活蹦乱跳的,中午便如约去了那家音乐餐厅。人算不得多,毕竟未到夜幕降临。餐厅的灯光非是昏暗迷离,是暖色温馨的,爵士或摇滚乐队在一隅悠闲地演奏。不骄不躁,安宁清闲。二人享用了平凡而十分温馨的一顿午餐,谈天说地,相顾诩笑,像是心怀满了熟透的蜜桃,或是漫山野的野玫瑰,散发着甜蜜的香气,把空气都染得带了甜味儿,神仙也羡煞了。但那又是不肯轻易显露的,掖掖藏藏,礼貌有加。于是又不像对儿恋人。

言和将要吃完食物时,乐正龙牙告歉,起身去了厕所。一去许久,正在言和疑心那家伙是不是没带手纸被困厕所时,突然全场一暗,角落的舞台灯光骤亮。乐队消失,只一人矗立中央。灯光映得黑白长发散发柔和的光芒,在脸庞上洒下神秘的阴影,松了领口两颗衬衫扣子的西装此刻却显得正式得可爱。

“打扰了大家用餐,非常抱歉。敝姓乐正,是个新人歌者,还请多担待。适逢七夕佳节,借这的舞台一用,有些心情想要传达给‘她’。”说完,扬起唇角。人并未看她,言和却已然领悟到他一切的想法,心中甜甜绵绵的。

他抬起透亮的青色双眸,双手握住麦克风,清冽开口:

“在我身后

你所看到的星空

整个宇宙全都装满

我给你写下的温柔

真实的呼吸节奏跳动在胸口

心为你保留——”

伴奏的乐声乍起,而人儿扬起头,冲窗边的言和浅笑。她在人眼睛里,看到了全部的璀璨和爱意。

“凝固的光

照亮你面容——

等待的时间太久 沉默太久

为你创造这个新宇宙

是我存在的理由——

未知的海市蜃楼 天涯尽头

直到相遇之后

放下荣耀 只为你 这一次回眸——”

温和又干净的嗓音,感染着人的心脏。四周的情侣已然沉浸在歌声中,不知不觉地十指相扣。言和但支着头,含笑注视人儿。在她眼里,不留余力地将灿烂美好绽开在星眸、笑靥里的龙牙,就像个可爱的孩子,根本不是什么集团的未来总裁。温柔的爱意也溢出她闪烁的双目,并不急速却甚是有力的心跳声荡漾着。

待一首《In Your Breath》落下最后一个音,全场寂静片刻,蓦然掌声四起,乐正龙牙优雅地微躬,并无结束之意。掌声停止,同时伴奏再次响起,悠扬的琴声泠泠。

“……可嫌金风玉露兼程久

灵犀心念便相谋

前路崎岖躞蹀攀援 亦同守——

共你百年暮昏到白昼

依山临水景看旧

而你美胜山水万筹 尽入一人眸——

琴瑟愿与 共沐春秋

滢溪潺潺 炊烟悠悠

敢请东风 玉成双偶

遥递佳信 知否知否——

为理云鬓 为簪银钩

明月可鉴 情深亦寿

此生相依 人间白首

千金不易 清茶淡粥——”

歌声到此徐徐消失,琴声却仍悠扬着,只是也渐渐弱了。人儿温柔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琴音已止,余音绕梁。乐正龙牙绅士地一鞠躬,寥寥几句谢幕,下台,隐入黑暗。

掌声雷动中,他悄悄坐回言和对面。坐定,又弯着眼睛露齿笑了,可不是纯真灿烂的一个孩子?言和不禁伸手抚了抚人儿柔软的发,笑道:“龙牙,辛苦了。”

玩着叉子,人燕笑:“阿和,不必再见外了——倒是要说,作为前辈,可要多多关照我这个歌坛新星哦。”

“哈哈哈——一定的,龙弟。”

 

颇喜清净的二人下午并无外出的打算,乐正龙牙本欲邀人去自己家,却被一句“阿绫和天依怎么办?”问得蒙圈,只得再回了言和家。

一个倚在床头,一个在床边的小沙发上窝着,各自捧书,并不多言。偶尔倒杯水给对方,慵懒地挤人儿身旁,偷窥书本内容——其实并不算得偷窥。乐正龙牙挨着言和,把脑袋倚在人头顶,趁她端杯,拿起人膝上川端康成的《睡美人》:“嗯?《睡美人》啊,就是讲那个老人们的秘密之家的?涉及很多垂暮的思索吧,阿和怎么想起看这个?”

“嗯,是啊。但是也贯彻了美好的回忆和对少女的赞美吧?”言和偏头,人儿翠色的眼睛近在咫尺,不禁展笑,“龙牙,你得时刻谨记,女孩子,是世界最美好的事物,是上天给世界的礼物。”

“一定。你也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傻瓜——头怎么这么沉啊。”

“我的脑袋里啊,装满了智慧和财富,”还有你。

“怪不要脸的。”

言龙二人并肩下厨,酒足饭饱后,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随其讨论一些话题。柔情似水,佳期如梦,虽已过十点钟,仍缱绻留恋。乐正龙牙开口,欲残忍告别,刚吐出一个字音,就被言和拉住手,她但笑,拨了电话给人实妹。

“……好,祝愉快,晚安,”挂断后看向人儿,扬起笑容,“天依要留宿,怎样,给她们腾个地方吧?”

不知为何,乐正龙牙总觉得这笑容里带些阴谋:“好。”

于是,今晚恬不知耻地共居了。

言和毫不在意地为人拆了新的牙刷和浴巾,找出男士拖鞋,一派理所应当。乐正龙牙简直怀疑她是不是图谋把自己关这里一辈子。

 

洗漱罢,二人同坐床头。一人无所事事地翻杂志,一人强打精神地回应邮件。过了半晌,人儿疲惫地揉了揉后颈。

言和合了杂志,放到一边:“颈椎又疼了吗?”

乐正龙牙苦笑:“是啊,唉。身体不好真的很碍事。”

言和如常温柔地看着他:“躺下来歇一会儿吧,可以枕着我的腿。”

假装镇定地划着手机。什么?没幻听?传说中的——膝枕??不待人应答,一双手就扶着他的头,缓缓放到自己大腿上。有沐浴乳湿漉漉的清香,还有脑下那无比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触感,简直让人神魂颠倒。太堕落了,根本无心处理工作啊。

皎洁的月光从窗户斜斜撒入屋内,窗台被染成银白的,像是白霜,又像是银箔。一轮指甲样的上弦月遥遥悬在夜空,无云无星环绕,它自散布清辉。

言和非常自若,翻动着书页。画面充满柴米油盐的诗意。俄而,她停下来,遥望夜空,用指肚蹭了蹭人儿的发,柔声说:“龙牙,今晚的月色真美呢。以后也会时时怀念今日与你一同看过的月亮。”

乐正龙牙立刻领会到字间柔情,脸又烧起来:“是呀,阿和——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不早了,先休息吧,明日再工作。”

“还剩一点了,很快就弄完。你先休息吧?”

“我陪你。”

过了半小时,言和感觉腿上的人儿微微动了两下,接着没了动静。慢慢起了身子去看,那傻瓜已经睡过去了。看着人在月色下舒展的睡颜,连两颗泪痣都显得柔润,还有几分笑意挂在嘴角。便抬起他的脑袋,轻轻垫上枕头,熄了灯,离去了。

这一晚,言和睡在沙发上,而乐正龙牙独占一张大床。

次日一早,乐正龙牙苏醒,就见一人躺在身边,昨晚那销魂夺魄的清香又萦绕鼻息。

言和睁眼,侧身看他:“早啊。”

想到昨夜的梦,乐正龙牙脸倏忽就滚烫了,同时又感受到什么生理的异样——虽然将近十年了每天早晨都这样,早已习惯,但是头一次身边有他人,还是心上人啊!翻个身,俯卧着压住什么起立的地方。“早安,阿和,”又忽然想到最重要的问题,“昨晚……你也在这里吗?”

人儿笑着揉揉他凌乱的长发:“当然不。今早才爬上来的。”

为什么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惋惜……总之还是落荒逃去厕所。

一把凉水扬到自己脸上,用力搓了搓面部,多少不再那么滚烫了。

昨晚似乎枕着言和的腿就睡着了,梦见——在一片翠绿的背景下,言和有兔耳和兔尾,一身白绒绒的衣服,就像北极兔一样。她唤两声,很快就从不知道哪儿跑出来一大堆熊猫,有大有小,像一群黑白的云一样团团围着她。有一只从熊猫堆里跑出来,一下就扑倒了人儿……就醒了。

乐正龙牙在心底默默流泪。

更衣时突然发现,赤红的绣线消失了,一个孔也没留下。

 

言龙组完

 

七(续#南北组)

至于南北组,上午被言和叫回乐正家之后,没待太久就跑出去吃了顿川菜。乐正绫一逢川菜就变吃货:“真的是我三天前就预订才能有空位的!!这家川菜简直!天下第一!!”

在她说这些话的空档,吃货殿下已经肝出了一盘夫妻肺片:“呜,真的……嚼嚼嚼……好吃!”

两个吃货吃得圆滚滚的,在街上溜达两圈回了乐正家。

二人在一块时常不知所谓地疯闹,时而聊起琐事,时而亢奋地瞎唱,时而搬出吉他开始即兴,又有时互相倚靠着发呆。相处的时光总是匆匆忙忙地就溜走了,不知不觉的夜晚就悄悄笼罩窗外了。

晚上,二人一起包了小笼包。乐正绫一副图谋已久的样子,从冰箱里搬出一个个的铁盆,各个材料早已备齐,乐正绫和面擀皮儿,洛天依拌馅儿捏褶,虽然弄了满地满身的面粉,最后也还是包完了。蒸锅腾腾地翻涌出白气,当锅盖揭开的一刹那,香气四溢。洛天依从客厅闻香而来,满眼都是渴望。

小笼包上桌后,乐正绫一个劲儿地用扇子扇风给它们降温,冷却后夹起,送到人儿嘴边:“尝尝看。”一口下去,有少些汤汁冒出,鲜香美味,回味无穷。便笑逐颜开:“好吃!”乐正绫便放心了。还怕火候不好什么的,再被人嫌弃了。

一笼小笼包解决后,乐正绫又喂给人儿一只。洛天依吃得正酣,小脸满是喜悦,红扑扑的。一口咬下去,又是汤汁溢出,却是酸甜的浓香,刺激着味蕾,口舌生津,而弹性的面皮伴着绵糯的果肉,唇齿留香。

“哇,山楂馅的?”洛天依又一口吞下全部,露出惊喜之色。

“是呀,知道天依喜欢山楂。”

“好吃!没有看见阿绫包山楂馅的啊,好厉害,像魔法一样诶!”

乐正绫只是展笑搓搓人儿短发。跟你在一起的这个乐正绫是全能的,不光是变魔法,她什么都会做。

“那个……天依。”

人水灵灵的碧色眼睛看着她:“嗯!还有山楂包子吗?”

“嗯……没有了,以后专门给你包。那个,我想说……”把头别到一边去,双手紧紧绞在一起。浑身的皮肤都烧起来了的感觉,心跳得太快,感觉要死掉了一样。

人仰头,专注地等她讲话:“嗯?”

“我……”还是难以说出口,话到嘴边骤然急转成,“我想给你唱歌!”

慌慌张张打个响指,心道:“释天大人我要表白了还请您老鼎力支持啊……”于是,一把黄色兼有白色的吉他凭空出现。她深吸一口气,借着丰富的演唱经验,很快就平复了紧张到发抖的心情,并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歌声清澈活力:

“如果你可以肯定 我的一片心意

如果你可以回应 我的一个问题

如果你能够愿意 请坐下来聆听

这一份在我心底 最深处的秘密——”

才弹奏起吉他,欢快的间奏似乎足以把心中的激动表达出来。

 “……世界那么小 能让我们遇到

原因也不少 不止因为凑巧

你注视着我 我看着你傻笑

仿佛全世界 静止在这一秒

遇到了苦恼 你会帮我甩掉

你的烦心事 也只有我知道

明明是朋友 却比朋友更高

为何做不到 心贴心的拥抱

你的温柔我小心翼翼收好

但我的心情你是否可以收到

如果有一天 你听见我的心跳

希望你也能够知道……

“所以我决定不再 掩饰着我自己

所以我就在这里 唱出我的旋律

就算你会拒绝我 也没什么关系

至少你在我心里 是永远的记忆

希望你可以回应 我的那条讯息

希望你可以肯定 我告白的勇气

期待着你会愿意 走出朋友关系

期待着你能决定

这一分这一秒这一刻走到一起——”

乐声戛然而止,乐正绫收起演唱时偶像般泰然自如的气场,内心的那个热情又有些羞赧的少女再度出现,她借着歌曲《I Love U》的感染力,一咬牙一握拳,呼吸炙热而急促:“洛天依,我爱你!想要和你交往——!”雪亮的双目对上人澄澈的眼睛,竭力不把过分的激动表现在脸上,露出的笑容却饱含泪光。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诶!?呜——”热烈的心情似乎传达成功,洛天依的脸颊也绯红起来,水晶一样的眼睛也几乎要滴出泪水,最后声音低不可闻,几乎要把头埋进胸口,“好、好的!我也爱你,阿绫。”

释天闻言“呼”一下现回原形,几乎是一副“闺女终于娶到媳妇了”的欣慰模样。而乐正绫像个狂躁症患者似的振臂高呼:“噢噢噢噢噢太好了天依!!!!”然后冲上来一把搂住人儿,紧紧箍着不肯撒手。

人儿的手在她背上抓挠起来:“阿绫,撒手……要死咯……咳///……释天还看着呢……”

“没事啦,就当是你公公吧!”乐正绫高兴得几乎都要冒出小花儿了,终于松开洛天依。

约莫十点,月明星稀,只有清风过街道。乐正绫送了人儿回家。并肩携手,却相顾无言,像是跌入了水样的月色中,不得张口发言。

路灯是温暖的黄,照着这对儿要分别的人,洛天依无意识地看着灰尘在光下飞舞,心想,像是雪一样。

乐正绫打破静谧:“那……再见了,晚安。”

“嗯,晚安,阿绫,”转身欲去,又蓦然跑回来,轻轻吻了人儿脸颊,又急急忙忙跑进楼梯道。

乐正绫目送她的背影,摸了摸留有余温的脸颊,喃喃:“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七夕晚上洗漱时,乐正绫忽然发现,心口的绣字凭空消失。

次日问安时两人的脸都莫名红,还好彼此都看不到。感觉字句间都洋溢着甜蜜,简直——要死了。

“阿绫——今天,我也很想见你。”

“傻妮子,开门。”

当门转动着打开,魂牵梦萦的人儿仍举着手机,出现在面前时,乐正绫长舒一口气,展现一个满是阳光的笑容。她对着电话轻轻说:“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走上前,别开人的刘海,轻吻额头。

低头发现,洛天依手腕跟自己手腕上,都有一个三生绳,坠了可爱的喜鹊。

 

南北组完

贺文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7)

© 在这美好夏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