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神未授 2

#南北组##龙言组##玻璃渣糖#

梗概见主页,因为有人想看,所以开始动笔了,边写边改吧。顺便还想画点私设什么的(你。

我已经考完试了!这三天放假一定连更、高产quq感谢支持!不过下周可能要稍微少更点,还要返校上课……寒假的话,尽量做到一周五更!发射哈特w

——————

(四)

饭后,乐正绫收拾着碗筷,问:“哥,你明天在家吗?”

乐正龙牙陷在沙发里,父母不在时他们常在客厅吃饭。“不在,我去趟医院。怎么了?”医院指的是他从小做志愿的那家,每个周末只要得空他就会去。

“没事,明天天依来咱家,”乐正绫端着一摞碗走去厨房,开始洗碗。

龙牙跟上去,倚在门框上,揶揄:“看来我成全了你们二人世界呀。”

“呸!”绫嗔他一眼,“我们只是好朋友,她过来学习的。”

龙牙抬了抬眉:“柳下惠,你看不出她暗恋你?”

绫不过手顿了顿,头也不抬:“扯淡,她应该喜欢摩柯。”

“活该单身,”龙牙带着满脸“朽木不可雕”的无奈表情离开了。背后妹妹不满地回敬:“你个单身狗,不也是追不着喜欢的姑娘!”露出苦笑。

他回了房间,锁了门,倚在门上。房门面对的是窗户,此刻窗帘半开着。窗外蓝黑墨水般的夜色中,遥远的人间灯火点缀空旷虚无的城市。乐正龙牙眯起眼睛,目光泛上一层柔润的水光。不开灯的房间里多少还是黑了些,但月色与灯火光辉朦胧,很是合适坠入回忆。

第一次见面……算起来,已经是八年前了,他不过十一岁,却记忆犹新。那是深秋,虽已是雨季末尾,但南方沿海城市阴雨依旧,就像水汽取代了空气似的,湿漉漉冷冰冰的——在这种季节,似乎很容易染风寒,言和的奶奶也是这个原因入院了。

龙牙从七八岁时就开始义务去附近的一家医院帮忙做护工,尤其受老人的喜爱。这次也轻松地走进老人的病房。

犹记那年推开门,略显昏暗的房间里,有一位老人静静睡在病床上,一个女孩坐在一边读书,柔和的光线穿过半掩的窗帘洒在她身上,就像是生着翅膀的天使。这就是言和,那时她九岁。她尚有一头银缎子似的白色长发,末梢略蓝,很是漂亮。之后二人搭了几句话,唯一记得的就是,那时阿和的个子就不矮了,腿也显得很长,龙牙腹诽,“她真的只有九岁吗?”

想着想着,不禁露出了微笑。

但是,言和的奶奶——应当说是养母,不过年事已高,在那一次感冒后染了肺炎,病情不断恶化,最后在那年冬天雪夜去世了。言和又孤单一人了。

乐正龙牙又忆起了那个漆黑冰冷的夜晚。上海何曾下过这样的大雪?就似疯子撕碎自己的诊疗单,又去撕毁了医院全部病历,一把扬起,从千丈高空掷下似的。那雪片何其大,那风雪何其疯狂?气温骤降,大雪甚至破坏电线,医院不得不靠临时电源,降低照明亮度,室温也不得不下降了些。

龙牙似是感知到了什么,不顾家人阻拦,独自奔至医院。他悄悄进入言和奶奶的病房时,奶奶正握着阿和的手,要求被扶着坐起。然后,她说:“雪真大啊……风也好大,真难见。”她的声音听来很吃力:“大雪来是带奶奶走啦……奶奶活够了,活了这么久,看够了大雪……阎王爷要我去陪你爷爷呢……阿和还能陪奶奶,我很开心了……”

“以后啊,你要好好活着,阿和……不要哭,不要难受……交好多朋友,做个厉害的人……奶奶在天上看着你,一直陪着你……”

龙牙一直躲在门口,不过听着声音,就几乎落泪。

“奶奶,我会好好的,不要丢下我……”

“奶奶一直喜欢你……一直陪着你……”

“奶奶!奶奶——”她颤抖地呼唤奶奶时,龙牙知道这一刻还是来了,鼻头酸涩。他走向她,昏暗的灯光下,她剔透的冰蓝色眼睛中饱含悲恸,泪水摇摇欲坠,她无力地抹一把眼睛,才看到龙牙,以及他脸颊边缘的泪。她张嘴欲言,忽而哽咽得说不出话。

“阿和……”他走到床边,“虽然你没了亲人,但是我会一直在这。你一定要好好的,替爷爷奶奶好好活着……”

言和抬头看着他,她看到了那对翠绿眼睛中宝石般明亮的柔润;而龙牙定定注视着她的双目,几乎要羞红脸颊,缓解尴尬似地僵硬微笑。言和回以一个也有点僵硬的微笑,因为她真的不太会微笑。但即使这样,已经很可爱了,可爱到龙牙不禁伸手轻轻捏了一把她的小脸。

当夜把奶奶送去太平间,二人回了乐正家,次日火化奶奶,龙牙撒泼打滚求着父母帮忙安顿言和——最终在不远处的福利院住下了。此后龙牙一有空就跑去福利院,连医院也不常去了。这似是二人真正的开始,最美好纯真的岁月。

还有点怀念呢。龙牙嘴角含着的甜蜜微笑却渐渐苦涩起来,终还是抿成一条略失意的直线。她啊,现在是个优秀的少女,也好像有点冷落自己了呢。

待续。

评论(5)
热度(32)

© 在这美好秋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