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神未授 3

#南北组##言洛组##龙言组##玻璃渣糖#

标题已经定下来啦,感谢CCTV感谢父母……感谢姬友们的姿瓷 @脳天気  @名字这么难起就叫溟子好了 

————————————

(五)

今天的我绫也是活力满满呀。洛天依支着脑袋,假装在看窗外,却瞥着乐正绫从教室门口走到她的座位,一屁股坐下,却转过头来,胳膊支着洛天依旁边的桌子。乐正绫是过来找她的:“天依!最近我哥筹划着办个乐队呢,他打算当鼓手,我担任队长——所以想问问你要不要参加。”

“当然参加!太好了,”洛天依由衷地笑着,阿绫实在合适做个领导者吧,又有行动力,又充满能量……而且这样的话,大概就能跟她有更多接触的时间了吧,在一起排练啊演出啊什么的也好幸福……于是笑得越发甜蜜。

笨蛋乐正绫根本没有注意到对面人儿的小表情:“那么天依来当主唱吧!”

洛天依瞬间蒙了:“啊……?主唱?不应该是你吗?”

“不不不,我是吉他手。”

“也对啊……就我什么乐器也不擅长,只好卖唱了。”

“还有还有,我把墨姐也叫上了,她是贝斯手,一定非常棒!再说我们两个本来就很有默契!”乐正绫含笑的赤色双眸闪着光芒,似宝石,又似灼灼烈焰,烧得人心口发烫。她却转而闪出小狐狸样的狡黠:“摩柯也答应咯!他是键盘手。”

洛天依对她的狡黠反应了半秒钟,而后戳了戳近在咫尺的她的脑门:“傻瓜!我跟摩柯只是朋友,不要瞎听那些家伙传的绯闻!”唉,真是个迟钝的家伙……

乐正绫却不以为意地吐吐舌头,而后说:“乐队成员这么多其实已经够了,不过名字还没定下,有主意尽可以跟我说。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这周定下曲子,下周末可以一起排练!”

高一的学业并不多么紧张,至于身在大学的乐正龙牙更是闲成咸菜了。几人很快商量出了第一首歌,打算remix《友谊地久天长》,如果赶得及的话,六月初的艺术节还可以表演一把——乐正龙牙正好打着重返母校的旗号当外援。

意外的是,排练临近,乐正龙牙突然告诉大家,言和也加入了。排练那日,她一身黑色休闲衣,背着吉他包,斜斜倚在乐正家门口,比众人来得都早许多。乐正龙牙是第二个到的。不过出了电梯门,就见到那双在昏暗楼道中闪着光芒的冰蓝宝石。言和抬起头来,也见对方走近,也见那对明绿的翡翠,又转而别开目光。她又想到了洛天依。所以她总是不敢持续直视乐正龙牙的双眼,那双只对她燃烧着炙热火焰的绿色眼睛……那一双对她、对所有除乐正绫以外之人,都只含着纯净的温柔的绿色眼睛……一样的漂亮的翠绿,一样的令她不敢注视,令她心口绞痛。

“阿和……?”不闻回应,正在开门的龙牙偏头看她。

“啊……不好意思,走神了,”她立刻从墙上起来,面朝他,“龙牙,你说什么?”

“没事,就是说,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他打开门,让言和先进了。

“嗯……不想迟到罢了。”

乐正龙牙见她颇有点心不在焉,也略有些失意。她对他的疏远似是愈发明显愈发不加掩饰了。

即使是这一次,她主动想加入乐队,请求他时,也未有什么特殊态度。淡淡一句“请让我也加入乐队吧”就知道会摆平的,被偏爱的她啊,真是有恃无恐。言和啊,用自己的珍视来正大光明地换取洛天依的亲近。

乐正龙牙和言和在空旷的屋子里无声共处,各自坐在沙发一端,却彼此感到格格不入,彼此认为相隔重洋。言和并不想多接触龙牙,不想令他痛苦;而龙牙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眼前却遥不可及,他又明白身在曹营心在汉,冷静地保持距离。等待其他人敲响门的时间实在太痛苦。言和端正地坐着,几乎随时准备好去打开大门,龙牙的手也紧握着手机,等待乐队成员电话打来。

乐队成员已募集齐,却半路出现言和,想必各人心里都多少有些微词吧。言和本最擅长键盘类,徵羽摩柯已是键盘手,她似是个多余的存在。面对此事,众人皆沉默,龙牙欲言欲护她于身后,却听她温和地说:“我可以弹木吉他。阿绫不是电吉他吗?这样就行了。”

乐正绫首先回答:“好,欢迎。”她既同意,他人也自然接纳了言和。

大家看似和睦有序地排练着,乐队里的气氛却颇为微妙。一切矛盾中心似乎压到了乐正龙牙和言和头上,本该也压住洛天依,奈何她毫不知情,天真烂漫;本该也压住乐正绫,奈何她也毫不知情,只是知道龙牙单箭头言和,并一厢情愿地错误地撮合洛天依和徵羽摩柯罢了。徵羽摩柯读得出乐正绫的意思,又清楚这几人之间关系,颇为尴尬,至于墨清弦都也颇为尴尬,极度想告诉乐正绫“傻妮子醒醒洛天依喜欢的是你”。

未命名的乐队的第一天排练,在这样微妙的气氛里过去了。最沉浸于音乐的怕是单纯的团宠洛天依吧。

待续。

评论(10)
热度(31)

© 在这美好夏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