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神未授 4

#南北组##糖#

各位,今天是南北组糖,用了两天终于更完了x重发一遍

——————


(六)

不久,乐队定名“燕乐乐队”,是墨清弦的主意。因为隋唐宫廷燕乐具有很高的成就,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乐队之一。

乐队选定的remix暂时用不到木吉他,于是言和凭这个借口,每次排练只来呆一小会就走,她不在的气氛倒也少了几分紧张。顺利地排演,并顺利地在艺术节晚会上崭露头角。乐正龙牙唯一的缺憾就是言和没有参与表演——以及她坐在台下,与洛天依目光交接时神色都发亮。于是敲击鼓面的手愈发疯狂,差些没克制住现场敲破一架鼓。下台后乐正绫曾悄悄关心他,他只苦笑看着自己双手,说:“我也不知怎么了,似乎最近演奏得越来越歇斯底里了。”乐正绫也心知肚明,拍拍他肩:“您老这‘架子鼓毁灭者’的外号估计要彻底坐实了。”

逝者如斯夫。龙牙对于言和的情愫积久弥厚,又总不肯表露,哽在喉头,现已如石头,噎人窒息,硌人生疼,压人心慌。他又发觉神授愈发清晰可见,模模糊糊的两块色斑似的,他已然笃定是“言和”了。

言和的情愫亦如荆棘滋长,缠住周身,她几乎夜夜失眠,盯着自己左臂隐约的神授,心底反复呢喃“洛天依”。

而洛天依那丫头,情愫不过日益增添,如糖果罐中的蜜糖日日增加,香甜愈发馥郁,只待装满那日用漂亮的包装纸点缀,捧给心上人。神授显现于这样纯真的她而言尚早些。

高二的暑假,攒了四年的糖罐终于满了。

那一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天空是澄澈的青色,几朵云彩像值日生没擦干净的粉笔痕迹,调皮地留在天上。树是撒了糖粉的棉花糖,风翩跹穿过树叶后都带了一股薄荷糖的甜味儿。太阳笑眯眯地眨眼,蝉在同窗边的少女一起欢歌——

“是你让我的世界从那刻变成粉红色

是你让我的生活从此都只要你配合~ ♪

——唉,阿绫怎么还没来啊……”洛天依挨着窗台,支着脸颊,百无聊赖生无可恋地看着远远的楼下街口。今天是吃货殿下的生日啦。所以一晚上没睡好,一大早就醒了,什么也不想做,巴巴等着朋友(主要是阿绫)来赴约聚会。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洛天依终于等得那个红色的小小身影出现在远处,激动得雀跃欢呼,接着抚了抚胸口,深呼吸,跑到镜子前面不知第几次确认仪表,而后对着自己露出一个乖巧可爱讨乐正绫喜欢的微笑。徐徐走到门口,听到电梯“叮”一声,而后是熟悉的步伐声。一、二、三……默数完,打开门。

“啊……我正要敲门呢,”乐正绫的笑容出现在眼前,她递上一个袋子,“喏,天依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洛天依接过,正傻笑,又被大大地熊抱了。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萦绕鼻尖,令人满面通红。“天依还是那么软呀♪。”见人鼓着腮帮子走开,爽朗地笑了。

坐到床上,洛天依整齐地剪开礼物的包装。一旁的乐正绫:“啊,用撕的多简单。”

“不想弄坏包装啦!那么漂亮的纸,”还是你送的。

“你喜欢呀?我那还有一卷儿,赶明给你送来。”

“不用不用……”这人也太豪迈了……

乐正绫微笑着注视洛天依打开盒子。那是一只木雕,立在宽阔的礼物盒里。洛天依轻轻拿起,巴掌大的小人儿模样精致,发丝灵动,是握着麦克风的洛天依。不禁赞叹:“哇!好可爱!是阿绫雕的吗?”

“是呀,嘿嘿,”挠了挠头。

洛天依把迷你依摆到床头,拉着绫去准备待客用的餐食了。期间却看到乐正绫手指缠了几个创可贴,还在洗菜。“没关系,刻木雕不小心弄的啦……快长好了,洗菜不疼的,”绽放一个令人安心的笑。

之后乐队的各位都来玩了,乐正龙牙替妹妹带来了一个漂亮的蛋糕,丰盛的奶油和巧克力,插上巧克力铸的“17”,令人食指大动。不过最后,一半的奶油都去了各人的脸上身上,暴殄了这么贵的天物。不过,今天是难得的欢乐时光。

天快黑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走了。言和是最不愿离开的。龙牙拍拍绫的肩,小声说:“老妹,你哥看好你,今晚说不定可以全垒打。”被乐正绫微笑着悄悄拧了好几把,捂着后腰、扯着言和走了。

洛天依擦着头发上的奶油问:“阿绫,你什么时候走?”

“再晚一点吧。十点之前都可以的,反正暑假嘛!”一边笑着一边收拾起桌子。

“我收拾就行!阿绫你坐着吧。”

虽然这么说着把碗筷都搬到厨房,但是还是眼巴巴的想让人也一起来厨房。乐正绫虽然没注意人眼神,还是溜达到厨房来了。

窗外天色透彻,像紫色渐变到蓝色的琉璃,镶了一颗亮闪闪的月牙。俯身看去,灯火辉煌,川流不息。晚风自纱窗吹进,温柔拂过脸颊和心尖。洛天依在叮叮当当地洗碗,乐正绫在她身后,眺望万家灯火。

洛天依悄悄回眸看她,阿绫被罩上一层柔和朦胧的月色。好像是吹了风的缘故,她醉醺醺的,心也烫烫的。多希望时间定格啊。

“阿绫——”

“嗯?怎么啦?”

“我……”擦着盘子的手慢了起来,门牙磨蹭着下唇,“我喜欢你……”

乐正绫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问:“什么?”

“笨蛋!我喜欢你啦……”

乐正绫不知如何作答,依旧看着窗外,挠着头发。

想只胆小的小鹿,回过头闪着眼睛试探:“可以……跟我……交往吗?”

“好、好呀……”乐正绫也不知道自己害羞个什么劲儿,看到人翠绿的眼中的细碎星光就开始躲躲闪闪,最终故作轻松地看着窗外天空,伸手揉揉人的毛。

洛天依只觉得自己的猫耳朵在开心地耸动,几乎要呼噜呼噜地叫出来了。

“太好啦!”洛天依扑进阿绫怀里,撒娇般地双臂环住人脖子。

“好了好了,小猫乖别蹭了——洗洁精抹到头上啦!”

待续。

评论(2)
热度(26)

© 在这美好秋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