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神未授 5

#龙言组##言洛组##玻璃渣糖#

(土下座)各位老爷我对不住你们,立的一周五更的flag轰然倒塌……我颓废了一周……这周开始尽力!!蓝后就是,提前祝大家(单身)狗年大吉!!

——————

(七)

言和打开家门时,还哼着小曲儿,见到门后露出的乐正龙牙的笑脸后,脸色瞬间由愉快转至冷漠:“牙哥,什么事?”

乐正龙牙被她这不温不火的态度弄得一愣,又习以为常地恢复微笑:“生日快乐。”

“谢谢你,心意我领了,”她回以公式化的微笑,“我还有事,不好意思。改日再拜谢,就不送了,你慢走,”顺手要关门。

龙牙伸脚去挡门:“等等!”痛啊……

言和抵不住昔日情谊,还是留情地放人进门了:“抱歉。”龙牙递去礼物盒,言和去接,他却并无松手之意,浅笑:“阿和,说是在忙,其实是在忙活小洛的生日礼物吧?你们只差一天,真巧啊。”

言和丝毫不敢去看他发光的笑意,收回半空中的手:“谢谢,礼物搁在桌上吧,随便坐,”说完又钻入厨房,又听得她轻巧的小调。

他们都变了太多,龙牙想。他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拖泥带水、执迷踟蹰?低眉顺眼地祈求一点点与她的缘分。而她,愈发坚韧内敛,时常挂着温和的笑,可惜那笑容在遇到他时会发生化学反应,被溶解得残缺;恰好在遇到洛天依时也会发生反应,生成更加璀璨夺目的爱意。

她果然还是不喜欢过生日,也是因为养父母都早早过世。她总是笑着说“当然还是给可爱的小姑娘过生日比较好啦”,热衷于给洛天依过生日——也许,那样忙碌的仪式感带着家的温馨,也会让她觉得自己也过了生日。

龙牙去了厨房,但见灶台堆满食材和工具,烤箱呼呼转着,“叮”一声宣告完成。言和轻巧避开他,打开烤箱门,热气腾腾的纸杯蛋糕胚出炉,香气勾动人的食欲。她又轻巧绕去,撂在台上,饰上奶油与水果。

也不知道她何时练得如此美妙厨艺,总之是在遇到吃货洛天依之后吧。

像是刚看到龙牙似的,言和微笑着问他:“要尝一个吗?”递去一只樱桃蛋糕。

咬去,甜蜜丝丝缠绕味蕾,乳制品的醇香充满口腔,连不爱甜的龙牙也不禁称赞。言和于是笑意更浓,比收到礼物还高兴得多,令人不忍心打碎她的幸福。这样真挚的笑容,有多久没见到了呢?她豆蔻年华时面对自己习以为常地快乐,现在却转移到洛天依身上了……总是不经意想到从前……老了老了。

言和也拾起一只蛋糕,倚在桌边徐徐尝着。她说:“牙哥,我总是觉得愧对你,”这样说着却还是不敢直视人的眼睛,“我觉得,也许很多事可以说明白。很多事你也很清楚……我爱的是天依,纵使她有阿绫,我不愿放弃。你也许也是如此,执拗不肯放弃也执拗的我。不过我希望你知道,不要对我太热忱,那会令我很烦恼的……我希望,我们还可以是儿时那样纯真赤城的朋友。”

龙牙勉强笑着,他很想说“回不去了”,却只是颔首,说“你嘴角有奶油” ,递去纸巾。

之后言和依旧在烘焙,龙牙坐在客厅,拨弄着她的吉他。

“我提着灯笼走过昨日萤火湿透的霞

走过试着鼓起勇气却仍没出口的话

走过秋千坠上摇晃的时光咿咿呀呀

走过那时慌张的目光开出潮湿的花——”

言和闻声也无法无动于衷,斜斜倚在厨房门口,看着龙牙瘦削的身影,醇厚的歌声满溢温柔。每一个字混着音符,都温柔又沉重地叩着她柔软的心,往事一幕幕闪过脑海,折磨着人。

“我们沿着小路踩着落叶日暮时归家

你蒙住我的眼睛开心地说着玩笑话

灿烂日影在你指缝漏成斑驳的光华

而夕阳似乎偏爱挑这时涂染我脸颊

……”

少年仍温柔地弹唱,仿佛没有察觉背后泛着热诚的目光。

“让我再能够轻轻拥抱你一次吧

我会试着忘记每串脚印最终的抵达

忘记我们是怎样初相遇又各赴天涯

忘记你对我说的话都在慢慢地长大——”

嗓音带些落寞,没有多余音符尾随,草草结束了这一曲。言和欲言,又不知说什么。

龙牙转身,他只先开口说“对不起”,垂着眼睛,带着微笑,细碎重复着道歉。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错误,是自己的错误。

言和缓缓走近,她很想像过往那般深深拥抱这个哥哥一般的人,又难以忘怀现今彼此的情感与关系。终还是只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轻轻说句“没关系”。少年抬头,碧绿的眼眸却蒙着水润,眼泪摇摇欲坠,二人不期对视,人儿又闪烁目光欲逃离。他站起,抱住了要拔腿的她。人也温驯,被他深深锁在胸膛,他熟悉的味道和温度袭来,双臂紧得像是要把她融进骨血。

片刻后,言和仍竭力挣脱怀抱,理了理衬衫:“我一直把龙牙当成哥哥,记得小时候,难过了、高兴了,都喜欢找你要个抱抱,”低着头,兀自笑了,“现在哥哥长大了,难过了却管我要抱抱呢。”

龙牙也展笑,缓缓伸去手,她却躲过,走回厨房:“天要黑了,你最好还是早点回去吧。改日再请你吃饭。”

龙牙开门欲走,斟酌片刻还是决定告知她:“其实,阿绫已经拜托我订了蛋糕,你不必那么麻烦的。”

见人儿略落寞又似乎意料之中的微笑,他安慰:“没关系,别浪费了那么美味的东西,那些蛋糕可以作茶点。”

言和只挥手送别。待他走后,失落的复杂的表情展开在面庞,她看着一大盘的可爱甜点,挤出一个悲伤的笑。

“果然这样……大概我奉献所有,还是抵不过她随手的关心。”

谁又想到,乐正龙牙的倾尽全力也是这样,抵不过洛天依的毫不置意呢。


注:文章中出现的歌词来自Kevinz大大的《Limit Friends》,侵删。

待续。


评论(2)
热度(25)

© 在这美好夏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