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集合器

#挑战十题##BE题1#原题:破碎的心脏现在焕然一新
#架空未来##机器人##七千字短篇#
#德鲁穆之界 艾迪尔 乔司大陆#有关设定请移步文章《德鲁穆之界》。
完成于17年10月,今日修改后发到这里,我猜不会有人看x。个人实在很喜欢利维,可能应该也许……有续篇吧orz

注:
    *机械族大体分为智慧型机器人和功能型机器人。前者配置比后者更佳,思维能力也更佳,担任格里什诺的高层工作。而后者大都被遣送出国,成为其他种族的佣人(机械族曾与人族签订过一份定期输送机器人到人族的协约)。
    *智慧机器人有真正的大脑和心脏,虽然并非肉质。功能机器人只有简单的处理器(“大脑”,能产生各种电波和化学信号,从而具有更类似情绪的信号产生,例如“LIKE”“SAD”等)和集合器(“心脏”,用于汇总躯体内的线路,调控一些基础功能,例如温度)。相对的:摄像头对应眼,听筒对应耳,功放对应声带。
    *智能眼镜可以将思维转成文字发送到其他设备上,外观与普通眼镜差异不大,大多设计为护目镜的外貌,很轻。也可以有屈光度。
    *乔司大陆当时的手枪普遍具有指纹感应功能,除非持枪者有提前录入的指纹,无人能扳动扳机。

1
“你好,我是利维(Levy)。”柔和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许久不用的处理器内。

2
她的摄像头重新获得影像。她看到面前的人类面带纯净的微笑,注视着她,这个人类的表情明朗又欣喜,她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苏醒。那人说:“是我把你捡了回来,修了一下。你现在可以发声吗?”
“是,”她试探地回答,也有些欣喜,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可以的!谢谢您,利维。”
利维有一头深褐色的短发,参差不齐却分外柔顺地垂在耳后,大概到脖子的根部那么长。应该是个女性人类。她的眼睛是灰绿色,睫毛长长的,嘴唇略薄。皮肤并不细腻,搭配上皱皱巴巴的白大褂,她几乎可以肯定利维是位科学家——独身的科学家。
“我的荣幸。你叫什么?”
“我……”她用带着重金属味的声音犹犹豫豫,显得有点怪,“我没有名字。您帮我取一个吧?”她这样回答,是因为实在不喜欢之前的生活,连带之前的名字。虽然很多事忘记了,可回忆起往事来,只会产生厌恶的化学信息。
“那——叫你露奇(Luche),可以吗?”
“我喜欢它,谢谢!”
沉默片刻,露奇发出了纤弱谨慎的声音,她问,“……我可以叫你莱尼(Leny)吗?”
“当然了,露西(Lucy),我们以后就是家人了,”利维扬起笑容,摸了摸露奇光亮的脑壳。
家人?太好了,但愿——如果会叹息,她一定会长叹一口的。
总之,露奇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内脏,光洁完整,她还是感到愉快。破碎的心脏焕然一新了呢。

3
利维似乎对很多常识一无所知,只知道——实验、实验、实验。真令人伤脑筋,令机器人伤电脑。
——“莱尼,你知道格里什诺的南方是什么吗?”
她头也不抬,全神贯注地倾倒完烧杯里颜色诡异的液体,才回答道:“泰坦神族?”
“是这样,没错,我想起来了。他们的国家叫Des……Dessen……什么来着?我储存知识的硬盘好像也坏了。”
又是片刻寂静,露奇已经习惯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抱歉……另外,我也没办法修好你的硬盘,数据已经彻底丢失了,”利维转过身来,一面平静地振荡着试管,一面答着,“也许以后可以再给你下载些数据,换个硬盘装进去。”
“好,那拜托了。那,莱尼,你见过泰坦神吗?”虽然是最高科技的产物,露奇却一直很向往神族。她也说不清缘由了,储存记忆的区块也浸水,残缺了一部分。
“没有过。其实,我觉得我甚至会分不清各个种族,”她讪笑,“好了,露西,我要做实验记录了。”意思就是不要打搅她了。于是露奇只安静地看着她坐下,看着那白色背影。她想:实验有那么有趣吗?真搞不懂。

4
利维又不顾露奇的碎碎念,和衣就倒头往床上一栽,一会儿就陷入沉睡了。露奇尽可能轻巧地给她盖好被子。
莱尼真是的,已经一个星期没洗过澡了吧?要是没有我,她大概衣服也懒得换吧。露奇心里碎碎念着,缓缓走到房间一角,坐下来。平时,若不充电,她晚上就待在这,也许莱尼高兴了会请她上床去,抱着她睡。
窗外只余浓重的黑,像是把黑洞平贴在窗外那样,看不见路灯,也看不见星月——是因为今日阴天,加上格里什诺在每月第二三周有禁光令,禁止有明亮长时的户外照明设备,节省能源,也防止光污染,才让这里得以以璀璨星空著称,不过在屋里是看不到了——所以没什么罗曼提克的月光哪怕灯光可以洒在利维漂亮的脸庞上,让露奇醉心一把。
露奇觉得,利维的美丽,是璞玉的那种美丽。粗涩质朴,毫不娇气,但也不是十分阳刚帅气的那种,更像个欧瓦边陲小镇上十几岁的少年,温和朴实里透着几分可爱。
露奇现在只蛰伏在漫漫黑夜里,也许摄像头被稀薄的夜露覆盖,也许有飞蛾落在她的指示灯上,也许吧。
她漫无边际地思索着。
——机械族对于任何异族,都可以说是根本没有魅力。钢铁的身躯,玻璃的“眼睛”,声音生硬,大概除了作佣人实在没什么用处了。纵然他们思想日益丰富,甚至可以进食,在社会上还是容易被歧视啊。这实在是不公中的不公。
可还是有句实话:绝大多数人类不会对一个机器人一见钟情。换做龙族、海族什么的也是这样吧。
机器人还能与异族拥有什么感情呢?
即使一开始露奇相信着机械族可以与异族有友谊,经历创伤,现在的她也不敢笃定了。
甚至不敢笃定自己重新修补好的心脏,会不会再次碎成齑粉。
因为她第二次感受到了“LOVE”这种电波隐隐冲荡在她脑中,有点不同寻常,有点令她难过。她也无法抑制它。

5
对于一个功能型机器人来说,到底什么是爱情呢?
是感受到的那一种独特的“LOVE”化学信号释放,还是有“LIKE”这一号电波在不停冲荡她的处理器呢?
喜欢她明媚的笑容,喜欢她放松地看着别处,也喜欢她微微皱起眉毛的认真的模样……甚至喜欢得有点难受。
对于只有自己胸膛里那颗四方形的“心脏”——集合器来说,它只有汇总线路和调控数值的作用,一切关于情感都跟其他有血有肉的智慧生物不同,说不得“心痛如绞”,说不得“小鹿乱撞”,说不得“我的心里全是你”——非要说的话,我的心里……全是导线和零件。——反而是显得比莱尼还柳下惠,不,痴情于科学了吧。
诶呀怎么会有想法这么多的机器人嘛!

6
反正,利维跟露奇的前任主人很不一样。后者只是个普通女孩,非常向往外面世界。而利维,只向往微观世界,她似乎对宏观世界里的风景毫无兴趣。至少从露奇认识她以来,她只出门过三次,全都是去参加研究会,每次回来都一言不发,只打开电脑反复阅读带回来的论文等等。通常废寝忘食地阅读,伴以着迷的自言自语和不辍的记录。
——所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露奇可能足以照顾她一辈子。一辈子也没什么长的,尤其对于机械族来说。至少露奇也已经死过一次了。
是利维在抚摸她脑壳时温柔的神情,给了她关于“一辈子”的信心。她湖泊一样浅绿的瞳仁,中间显出一点浅褐色,有光束一样的浅色纹路,又像裂开的什么宝石,似乎天地的柔光都融进这一对眼睛中。露奇每每被她注视,都能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再怎么卑微,再怎么低级,再怎么没有法律权利,露奇也相信着,在利维心里她是不一样的。
——虽然,她没想过利维是否曾如此注视过其他人,是否如此给过他人温柔。

7
终有一天,格里什诺又陷入战火。这是无可避免的,这样的年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国度,这是必然的。
警钟尖锐地鸣叫起来,如箭直刺耳膜和听筒,紧接着,敌军的炮声枪声骤起,甚于雷霆万钧之势,所有物品都随着大地在颤栗哀嚎——露奇在那时,处理器内的神经几乎要停止工作了。“FEAR”,和“HATE”。她又一次回想起了“死”之前最后的那段岁月。
前任主人离家后的不久,血族就对机械族发去最后通牒,然后是一通惨无人道的辗轧摧毁,用尽一切可行的手段。伴随精确制导武器发射出去,格里什诺的交通、经济、网络也同时被阻截而瘫痪。
那时的露奇从空寂的房间角落苏醒,看到末日一般的景象,心中似是翻江倒海——FEAR,FEAR。那种感觉还记忆犹新。可她第一个念头是,“主人恐怕是要死在战火中了”。
不幸,她猜对了。
所以,她在看到战争牺牲名单的“外族名单”中有主人的名字时毫不意外。本有一笔抚慰金给家属,但那孩子没有家属,只是有露奇罢了。负责发放慰问金的机器人军官们找到了露奇,但只是在一边彼此小声交流:“功能型机器人啊……”“它没法继承慰问金啊。”“没错,依法不必发放了。”他们就走了,没再看颤抖的露奇一眼。
其实,露奇并不在意这种事,她不需要太多物质。她只是在切实确认失去主人后,觉得钢铁的纤细双腿载不动自己沉重的身躯了,狭小的处理器盛不下那么多混乱的信号了。她也不是很懂,只是感受到了,似乎有什么信息骤增在处理器里——“SAD”。所以,她不想再前进了,甚至不想再思考,不想再存在下去。
从回忆中艰难地自拔出来,回到眼下。此刻的她被利维抱着,而利维气喘吁吁地奔跑着。
“莱尼。”
利维听到金属的声音,虽然喘得一塌糊涂,还是很笃定地回答:“嗯。”
“放下我来吧。”
“——不。”
“放我下来,我只是个功能机器人,”露奇的意思是,我生来就注定是个仆人,“可你是化学家。”
“我们是家人,都一样的。露西,我们都不该死。”
露奇发出了些犹豫的电子杂音,伴有些复杂的电信号,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思考一会,她说:“莱尼,我这条命无所谓,我更不希望的是你死。
“……莱尼,你知道的,那帮吸血浑蛋几乎就是冲着灭国去的。格里什诺又很小很单薄,恐怕会撑不过去。如果还不离开这里,恐怕……没有谁能活下来。但是现在交通……”
“好了,好了,露西……你好啰嗦,”利维做出生气的表情,嗔露奇一眼,向往常一样嫌弃她的啰嗦。露奇却完全觉得她已经透支了全部体力,勉强抱着自己的胳膊软绵起来。
“放下我吧——反正,莱尼,我希望你能逃出格里什诺。”
“别说了,露西……我……不会放的。”
利维已经彻底跑不动了,在她弓着腰粗喘时,一颗导弹砸在前方,气浪把二人轰开老远。露奇差点摔在地上,所幸利维敏捷地逮住了她,二人尚算平安躲过一劫。
露奇几乎不觉得自己能活过这次战事。然后,她打心底问候血族这些天性里就是好战分子的浑蛋,及其家人,及其祖上。

8
在格里什诺,战争总是北方比南方激烈。原因其一,北方资源较多,人口更密集,也是政治、经济、外交中心;其二,南方是泰坦神族,所有种族都不敢招惹他们——纵使是叫嚣着“是伟大的恶魔的后裔”的血族、魔族什么的,也不希望无端跟神族有冲突。出于以上原因,利维凭借人脉关系,和露奇搭上了小型货运飞机逃往格里什诺南方边境。飞机是很快的,大约两个小时就可以穿越格里什诺,只要不被敌军打下。
飞机平稳无比地前进着,利维抱着露奇,望着窗外。风呼呼刮着玻璃,他们头上是茫茫星空,眼可见之地是连片建筑、连片荒芜。空旷就像是突如其来地赤赤暴露于眼前。
利维出逃时甚至没来得及换掉白大褂,穿越战火和废墟,现在它早就残破不堪,像是原本就是灰色。她原本顺滑的短发也混乱地作一团状,尘土遮盖了她透白的肌肤。她鸟瞰着茫茫地表,小声地说:“很快就可以看到泰坦神了。”
露奇只以为,她和她都一样地向往神族。
在利维陷入疲惫的沉睡时,露奇注意到,利维口袋里的智能眼镜的指示灯亮了。在这种战乱之时,是谁发来的消息呢?
露奇还是没有擅自查看。毕竟,也不过是她学术界的朋友发来的吧。科学家真是伟大。

9
露奇本觉得浑蛋血族对格里什诺的控制不可能那么松懈,至少边境线是一定会封锁个滴水不漏的——她们却无比顺利地出逃了。找个废弃轿车,装上干扰设备,趁戍卒倒班时越过边境线,踏上迪森登俄提的净土。
眼前的大地开始被茂盛的草地和森林覆盖。“这里就是迪森登俄提了……”利维轻轻说着,更像是自言自语。她的眼中反射着月亮的光芒。
“到达这里后,大概就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露奇也显得高兴,她根本没有预期自己可以抵达这里,“真顺利啊。”
她捕捉到,利维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是啊。咱们都要——活下去。”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很慢。

10
“露西……”利维的声音在迪森湿润虚幻的空气中飘忽,她看着身边的露奇,“我在泰坦这边认识一个朋友,现在我们就可以去找他,先下车吧。”
“太好了。”露奇却没想到,利维曾说过她从没见过泰坦神。
迪森登俄提的土地就像是还滞留在千年之前一样,见不到任何房屋街道、交通工具,而是满目绿色,温顺的动物们闲庭信步,扑闪着纯洁的眼睛看着异乡的二人。
他们好像走了很久,终于在一大片接天的绿色里看到一座雄伟的神殿。若要说轻质抗震建筑是格里什诺的建筑特色,而哥特式古堡是血族伊特诺的建筑特色的话,八成古希腊样的神殿就是这里的建筑特色了吧。
利维带头穿过廊柱走进正殿。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子矗立于中央,他披着白色衣袍,面无表情而声音温柔,像是早料到她们来访般:“欢迎。”
利维几步走到男子身边,不见交谈几句,露奇接下来看到的,是利维抬起手,她手中的手枪迸发出一粒子弹,向着自己飞来。下一瞬间,她意识到的就是处理器中的“HURT”信号。

11
她也不知怎的,动弹不得,摄像头似乎也不灵敏了,视线一片杂乱,只有听筒还算正常。
“我很抱歉,露西。”
露奇想要回应,她却只能发出呲呲的电流声。想来是连接麦克风的导线坏掉了。
“我骗了你很多,”利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平静。
“我不过是想找个可以做家务的——嗯,保姆。没料到很多事。
“……我什么都知道的,你爱我,是吧?其实,”她停顿了很久,“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是个男同性恋者。”
现在该把“她”改成“他”了,露奇无力地想。
而他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对于你的误会,我觉得我并没有责任。虽然隐瞒了很多,是我的责任。我不过是希望你能做个踏实的保姆,而不是我的追随者,我不缺那种人。当然我也不希望你成了个暴走的机器人,把我杀掉,或是阻碍我和亚当斯……就是那个金发男人,他是我的未婚夫。”
“所以我杀了你。”
你……修复了我,又摧毁了我?露奇几乎不能正常思考了。她的处理器早已被纷繁的“SAD”和“HATE”信号冲撞得乱作一团。
“我很抱歉,露西,”他还是那么温柔,却从未如此悲哀。
露奇看不到,利维把手伸向她那被子弹轰碎的胸膛,忍受着电流,把破碎的“心脏”拼凑出个大体的模样。
露奇的处理器中,电波混乱交错。她还是流下了泪水。
利维不远的身后,被称作亚当斯的金发男子正看着二人。他只是默然伫立,擦拭着他的手枪。

12
露奇再一次死了。
也许她还会记得,十几年前,她刚从广场上的战争牺牲名单前离去,那时天低低地压着,是时时欲坠泪的凄惨模样。
机械族不会做梦,太好了。露奇如是觉得。若是会做梦,她怕是要翻覆地梦见之前的经历吧,最后得个抑郁症、精神分裂什么的?好在,自己是机械族。——不过也不知道,如果她不是机械族,或者说,她不是个功能机器人,是否就永远不会经历那种事情了呢?
之前的经历,其实听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言以蔽之,被人族主人给抛弃了。讲详细点,就是——
露奇还不叫露奇的时候,在机器人市场被一个深棕色卷发的女孩挑中,这就是她的主人。这是个独居的女孩,需要露奇帮忙做家务。
这个女孩看起来就像个洋娃娃。相貌很可爱,卷卷的深褐色头发,圆圆的绿色眼睛,小巧的鼻子,还有几颗雀斑。她是个挺温顺的,聪明活泼的小姑娘。
一开始,主人是很喜爱露奇的,她也不认为功能机器人就多么差。她们就像朋友一样,她为露奇换了更好的处理器、硬盘等等,使她的智力水平可以与低级的智慧机器人相比。她们常常相临而坐,像普通闺蜜一样谈天说地。后来,主人升学了,似乎交到了很多新朋友,变得忙碌,少有的闲暇的聊天也爱讲外面的世界。
——她说世界上有个种族叫泰坦神族,生活在迪森登俄提,是神族的后裔,来维护每一个世界的平稳的,他们不但很有能力,外貌也令人憧憬。他们大都高挑白皙,男子健美,女子丰盈。他们的头发像金丝织就的缎子,或是美丽的棕色绸布,穿着圣洁的袍子。从不笑,就像画里走出的人儿。她非常向往。还有很多很多的种族,很多很多的地方,她想全部去亲眼看一看。
可是,露奇一直兢兢业业地打理家务,甚至没离开过主人居所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机器人市场离这也不过两公里。她只是个很基础的型号,注定从事家务打理,所以没有被输入这类信息,主人也忘记下载一些,导致她硬盘里只有几张干巴巴的地图。她实在想象不到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也想象不出神祇的模样。
总之,他们非常非常好就是了——否则主人根本不会抛弃她。
“我很抱歉,亲爱的,”当时主人这么说,也是温柔地看着她,“我想要去游学,我将跟随学校的队伍,去往各个国度,很安全的,不必担心我。
“不过,我可能要三五年才能回来,也可能……所以不用再打扫房子了,你只住在这里面就可以,”她把钥匙给了露奇,“我会联络你的。”
目送主人消失在街道尽头,露奇还怀揣着等待她归来的念想。她没有想过永别。
可事情就是那样发生了。
开始是被执法的机器人勒令搬出这里,说是功能机器人没有法律文件,不能在苏醒的状态下长期独居。
——这算什么法律?她的智力明明已经达到智慧机器人的水平了。虽然确实被预设在了自己的硬盘里,但露奇并不懂,她只是想静候主人,只是想守卫这片净土。于是,她不从,她反抗。格里什诺一向喜欢法制,所以像这种“知法犯法”的,罪加一等。因此被剥夺了居住在这里的权利。
只能露宿街头。如此,常常被智慧机器人们冷眼相待,报以看怪物的目光。还有,就像牲畜一样被同族人或异族人虐待。还有,卑微地乞求一点点能源,保持苏醒。为了主人,她完全可以呆在这,忍受下去。
可是,不久这一带就再次起了战争,极短的时间里,就在牺牲名单上看到了她。露奇才意识到,她在自己“心里”原来这么这么重要。离别时咽下的泪水终于涌出,不可自止。
后来的后来,她尝试回到故居,触发了门上封着的报警器,被差点电死不说,还被逮去随便扔到了格里什诺偏远边境。露奇就此漫无目的地流浪,任由自己耗尽能源,陷入沉睡。后来,毫无意识地被他人随意拆解、破坏而死掉了。就是,处理器和“心脏”都坏掉了,破碎不堪。
最一笔带过的地方,反而是让露奇回忆起来满是“HATE”的地方。

13
神殿总被圣洁的光辉照亮,充斥着美好到不真实的静谧安宁。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亚当斯见利维起身,上前几步,问。
“放到棺材里,埋到附近的山上吧,”利维拾起一块冰凉的集合器碎片,握在手心。他并不看那人,他不知在看什么。“我想取一块她‘心脏’上的碎片,做成项链。”
“……好。”
“这个傻孩子叫露奇,”利维无焦点的视线,在说到这时变得柔和,“是我姐的朋友。是我姐把她从市场带回家的,虽然后来姐姐死于战乱,露西也死在格里什诺边陲。五年前一次科研采样,我看到了她,带回来修了一下,却意外地在存储里找到了一些关于姐姐的信息,我才发现有这么巧——其实我猜得出来,那些信息,大多伴随着‘LOVE’的电波。”
亚当斯已经站到利维身边,从后紧紧抱住了他单薄的身子:“我不记得你说过你姐姐。”
利维挣扎两下,无力地放弃了。他说:“是,没错,我和她很早就分开了。我们从小就都很叛逆,她忍受不了父母的家暴,而我不喜欢父母干涉我的事情,我们十二三岁就各自离家去了。到现在,战火阻隔,也不知道其余家人生死……反正不重要。
“我跟她从小合不来。反正,她先离家出走了。我不久也离开了,直接去了格里什诺。成年了以后,我跟她联络过,才知道她也在格里什诺,她说她已经定居,有个机器人朋友陪着。反正也不担心彼此,就再没见面过。”
“Luche这个名字是我取的,是意大利语中“光明”的意思。也许是姐姐升级了硬件,她是个很聪明的机器人……但是最傻的地方就是,她以为我是个女人,又以为自己爱上了我,”利维本带着一丝笑,却陡然悲伤起来,“露西不知道自己的处理器还是有损坏之处,产生‘LOVE’的部分已经坏掉,我没能修好——她本不可能感受到‘LOVE’的……我不知道,她到底产生了什么信息。”
亚当斯到此轻轻松开了臂膀,沉默片刻,他问:“你恨我吗?”
“恨,”利维碧石般的双眼早已经蒙满泪水,“我本来对你满心期许……你却让我杀了她……”难受地呜咽着,片刻他才低低地说:“我不知道,为了一个我爱的人,杀了另一个我爱的人有什么意义。”眼泪连缀不绝,灼烧着他的脸颊。
亚当斯温柔地亲吻他的脸颊:“可是,你即将成为泰坦神,悲喜得失很快便全无意义,世界都是你的——”
“我都懂……不过是,现在已经毫无意义……”
他紧握着手中坚硬的金属碎片。对于露奇如此向往神族,利维甚至开始愧怍、不安,甚至,欲半途而废,甚至,亚当斯也变得模糊起来。

FIN.

评论
热度(3)

© 在这美好秋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