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百合死宅江宁,V家/妹抖龙/宝国/埃罗芒阿/欢实/UT/MLP。写写画画都会点,请多指教(∗❛ั∀❛ั∗)✧*。

这种水果粽子到底能不能吃啊

#端午节贺文#

1.请注意,主CP#摩墨#,辅CP#南北组##言龙##星心#

2.有自己的私设,请参照人设w

3.至于最后……摩柯还是没肝完MAD23333333

4.其实这个是点文ww来自小可爱@闷骚切黑-僵尸Zaza 的“粽子”关键词w也祝贺摩墨终于音源发售!!!

 

————————————

 

1

 

摩柯正窝在垃圾堆……不,电脑椅中,边喝冰镇啤酒,边努力保持清醒地剪MAD。最近他刚出道,事情有很多,难以顾全自己爱好,只能压缩睡眠,忙里偷闲。清弦突然打开他的屋门,探进头来:“柯柯!”

摩柯被她吓得一震,“墨姐,”摘下耳机,以疲惫无神的眼睛看着她——我靠,白花花的肉在眼前乱晃。“那个,跟你说过了,进来要敲门……还有,别穿那么暴露的睡衣啊!”

“好!”清弦(貌似)乖巧可爱地笑着,然后困惑地咬起指甲,“诶,刚刚我想说什么来着……”

摩柯无奈地看着人儿:“说了多少次了,别咬指甲啊。”

清弦并不理他,冥思苦想了片刻,恍然道:“对,明天是端午节,我们今晚包粽子吧。”

“嗯……好吧。”虽然端午节特别MAD还没做完,那帮脑残粉追着求了好久……不过还是墨墨更重要,我都已经是公认的鸽神了,再鸽一次又怎样。

 

 

2

 

摩柯想帮忙准备材料,清弦不让。他根本不放心人儿,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去电脑前了。但清弦戳他脑门训着:“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收拾垃圾去。”摩柯于是应着,缓慢起身,缓慢收拾垃圾。清弦继续碎碎念:“你多少也有点自觉嘛!就是因为你这么不修边幅,我才不敢养猫的诶。”别!您这么说我更不想收拾了。之前清弦养过的猫把他笔记本给砸了。

其实摩柯也很好奇,直到6月6号才送了他儿童节礼物的清弦,这次怎么提前准备起过端午了?(值得一提,他根本不喜欢收儿童节礼物,不过“善良”的V家小伙伴还是一人送了一份)

清弦上午出去采购,傍晚才回来。摩柯接过她手里的手提包,她委屈地说:“益智仁和红豆沙都卖完了,宽的粽叶也卖完了,我只买到了米和窄粽叶。”

摩柯安慰:“没事的,墨姐,我们可以包枣子的呀,小点也好包。”

清弦难过:“我不喜欢枣的!”

“为什么?”

“他们都说吃枣要完。”……摩柯扶额。

然后清弦委屈巴巴地团在沙发上。其实人家包粽子都是要提前半周准备的吧,临阵磨枪肯定不行的……以清弦的弧长,能买到粽叶就不错,嗯。摩柯想。现在的墨墨肯定在放空,她要是能在今天内想到解决办法才是见了鬼。有时候真不知道,她没跟我同居时,遇到麻烦都是怎么过去的……

摩柯坐到清弦身边:“那个,墨姐,我们包水果馅儿的粽子吧?”

沉寂片刻,清弦突然双目放光,一把抱住娇小的摩柯:“好耶!还是摩柯聪明。”

被绵绵软肉蹭着脸的摩柯,唰一下就脸红了,试图推开她:“那就快去做吧……墨姐,放开我啊!”

……说起来,这真是二人同居后过的第一个节日。在这一周里,摩柯却时常失眠,即使盛夏也还是手脚冰凉,不知原因。但因为出道,需要操心公司那边的事,还要准备期末考试,还得赶做MAD,所以摩柯恨不得自己昼夜连轴转,别提看医生了。

 

 

3

 

当晚,清弦兴冲冲地准备材料去了,又使唤摩柯去买水果。摩柯:“墨姐,买哪种水果?”等了一分钟,清弦鱼块地回答:“你喜欢的就行,买个两三种吧。”

但是……摩柯提着水果回家,并已经切好了丢榨汁机里时,清弦突然蒙逼地问:“柯柯,你买了什么?!”

摩柯:“榴莲、莲雾和樱桃。”一边说着一边把榴莲果汁倒了出来,又丢了莲雾进去。清弦面色复杂地凝视着那碗颜色复杂的榴莲汁。

摩柯问:“怎么了?”

清弦苦笑:“嗯……没、没事。”既然是摩柯喜欢的就没错……吧。

很快,住对门的星心妻妻敲门来了。星尘皱着脸问:“摩柯,这股奇怪的味道是怎么回事?”心华苦笑:“好像是榴莲诶?”

摩柯笑眯眯地仰头道:“对,我们在包粽子。”

心华难以置信地问:“榴莲馅的……粽子?”

“对呀,还有莲雾馅和樱桃馅。”

清弦这才从厨房走来:“诶?尘尘和小华啊。进来坐会,粽子马上好,尝尝我们的手艺吧。”

 “不、不用了,我们也在包粽子……那个,高压锅好像在叫……明天见!”心华拉上一脸蒙逼的星尘窜了。

跑回家后,星尘问:“高压锅没响啊?”心华回答:“摩柯这个味痴,他选的水果做出的粽子,简直是毁天灭地的黑暗料理耶,能晚吃一天就是多活一天!”

而关上门的摩柯深深吸了一口气:“沁人心脾的香气啊!♪”

清弦默默戴上口罩。

 

 

4

 

煮好了粽子,掀开高压锅盖时,一股浓郁而非常复杂的味道扑了出来。摩柯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而一旁的清弦问:“鲍鱼之肆……下水道坏了吗?”摩柯一边夹粽子出锅,一边蒙逼地回答:“啊,我怎么没闻到?只有榴莲的清香♪。”

终于把粽子拿在手里时,摩柯期待地去拆线,然而还没等他碰,线自个就开了,瘦弱的粽叶散开,夹生的糯米撒了一脚,他忙去接里面的榴莲肉,那米又撒了一手,他憋着惨叫,低低“嘶”了一声。真他妈的烫啊……

他告诉清弦:“墨姐,小心粽子烫。”可她置若罔闻地拆开粽叶,优雅地咬了一小口,咽下去才发觉烫,“嗷”一声丢下粽子四处找水。摩柯扶额。都说了粽子烫……唉,又这样。

到最后,清弦笑眯眯地把粽子全推给了摩柯。没泡软还没煮熟的糯米夹着熟的榴莲……熟的莲雾和樱桃也难以让人恭维(何况摩柯那傻子连带着核一块榨汁泡米了)……谁敢吃?谁敢吃!?只有徵羽摩柯敢吃。还一边吃一边说“榴莲就是好吃”什么的……不过还是留了大半数,清弦(貌似)温柔地说:“没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等明天聚会送给朋友们吧。”

晚上洗了澡,摩柯躺在床头,只围了浴巾的清弦突然坐他身边,认真道:“我觉得,下次包粽子的话,糯米要多泡一会,还有,要提前买好豆沙。”再也不想吃水果粽子了……

看着肩头还挂着水珠,半个胸脯和大半条长腿露在外头的人儿,脸红透了的摩柯自觉后退半米:“知道了!墨姐你不要赖在我床上啊!”

 

 

5

 

次日早晨,摩柯感到呼吸艰难,一睁眼就是一片昏黑,脸上触感温热柔软,他几乎下意识地翻滚到床的另一头,一看,果然是清弦。她温软地浅笑着,胳膊支着床头,胸部软软地压在枕头上:“早呀。”

刚刚肯定是这对胸器差点憋死我!摩柯捂着滚烫的脸,怒道:“墨姐!能不能换个方式叫醒我!?”

她并不理他,掏了掏自己口袋,一边说着“今天是端午哦”,一边拿出五彩长命缕、香囊、艾草、风筝、茶叶、五毒画和五黄。摩柯目瞪口呆:“这就是四次元口袋?!”

清弦解释:“端午是盛夏之盛,是阳气极盛的一天,所以自古以来,它的本意是驱除邪物。柯柯你呀,本身体质就弱,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失眠还四肢冰冷,所以,多少得去去邪。五彩绳、香囊、艾草和五毒画什么的都能驱鬼。”这样说着,给他戴上五彩绳,手指蘸了雄黄酒,在他额头画出一个王字。“待会穿好衣服,把香囊放口袋里。晚上记得还要洗兰汤哦。”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次这么及时地过了端午。墨墨还真是好呀……“谢谢!那风筝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下午一起去放吧!这叫放殃。”

“好啊——等等,我记得系五彩绳、画额和放殃什么的,都是小孩子的活动吧?”

“对呀,柯柯不就是小孩子吗?”

“我都十四了诶,都上高中了!”

清弦无视他的不满,摸了摸他的脑袋:“那也是个可爱的孩子呀。”

“摸头长不高!!我还要长高呢!”

“唔……”打击人不太好,还是不说了吧。

 

 

6

 

中V的各位按照早先约定,聚在了言和家里——托她内人的福,他们家最大。

四对妻妻……不是,四对情侣都各自做了粽子,拿来分享。訝家的是标准的北方枣、八宝和白糖的,甜而不腻,简直像俩人撒的狗粮一样好吃。而南北家的是标准南方咸肉粽和蛋黄粽,还配了些花生,咬一口,糯米喷香,肉肥瘦正好,而蛋黄不散不黏,赢得吃货殿下满口的称赞。星心是台湾式的烧肉粽和绿豆粽,馅料不局限于肉和甜食,丰富多样,口感美妙,非常有特色。

至于摩墨……大家一致凝视那盘自带马赛克的东西,脸上整齐地写着“这玩意能吃吗”。而言和善解人意地拿起樱桃粽子,想化解一下尴尬,一口咬下去……被生糯米和碎樱桃核硌得微笑都扭曲了,还泛着熟榴莲的诡异味道……即使是天使也吃不下去啊好吧!

聚会结束后,言和笑眯眯地揽着墨清弦,满脸善意地问:“清弦,你们这是谋杀,还是谋杀,还是谋杀啊?这种水果粽子能吃吗?!说实话,你自己是不是都没吃?”

清弦一副教书先生的正色,缓缓念:“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

在边上的乐正龙牙补了一刀:“一个弧长堪比长城的家伙,和一个味痴矮子,是过不了什么好日子的。”

清弦回家想了想:“弧长堪比长城”……指的是我?

 

 

——完——


评论
热度(4)

© 在这美好夏日江宁正放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